协会货物保险A款中保险责任期间的理解与适用

2018-10-11 09:24:00 ?? 张西宁 ?? 587 ?? 原创

协会货物保险A条款1/1/82(供新的海上保险单格式使用)(以下简称协会A款)。该条款系英国保险业协会1982年1月1日施行至今的一切险条款,承保保险标的的损失或损害的一切风险,但不包括该款4、5、6、7条规定的除外责任。协会A款的保险责任期间源于1912年协会货物保险条款中“仓至仓”条款,其规定虽然具体,但不十分明确,在审判实践中有待正确理解与适用。
案情
原告:适履意贸易(上海)有限公司
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2005年8月19日,原告通过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华泰上海”)投保海上货物运输险,于当日取得编号为1023134012005000239的货物运输保险单一份。保险单载明:被保险人为原告,投保货物项目为鞋子,总保险金额为1,611,878港元,装载工具为BLUE LAKE V.L1087N航次,起运地香港,目的地上海,承保条件为协会货物保险A条款1/1/82。该保险单由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泰保险”)签章。同年8月21日,该批货物由香港出运,货物运抵上海后,原告开箱发现部分货物发生严重湿损,经中国外轮理货公司理货后,遂由华泰保险委托中国检验认证集团上海有限公司于8月31日进行检验。该司检验报告记载,在拆箱过程中,发现集装箱底部有积水,底部货物受水损,根据对水湿样品化验,结果为淡水湿。受损皮鞋共810双,其中590双推定全损,156双估损60%,64双外观正常。该司最终的意见为“上述货物遭损系在本港拆集装箱之前的运输过程中有水进入上述集装箱所致。”2005年10月9日,华泰上海致函原告,确认涉案货损金额为199625.20港元,折合人民币207909.65元,并要求原告补充材料,以便于理赔。此后,两被告未给予理赔。庭审中,两被告的抗辩理由之一是原告未能证明保险事故发生在保险责任期间内。两被告举证了货物堆存于香港码头期间的天气预报,证明当时连日暴雨,鉴定结论中淡水湿损由此产生,而在香港码头产生的货损不属于保险责任期间的范围。
裁判上海海事法院认为,根据保险单记载,保险合同双方协议选择协会A款作为承保条件,应予准许。根据协会A款规定,该款保险责任期间为“仓至仓”,即包括两端的内陆、内水和分段海上运送的整个运送过程,直至到达保单载明的目的地交付到收货人的或其他最后仓库或储存处所。涉案保险合同载明起运地香港,目的地上海。故保险责任期间应从香港发货人装货运输开始,终止于运抵上海收货人仓库。两被告主张保险责任自涉案集装箱货物自码头堆场装船开始,与协会A款的规定明显不符,本院不予采信。根据中检上海的检验报告记载,货物遭损系在上海港拆箱之前的运输过程中有水进入集装箱所致,因此涉案保险事故当然发生于保险责任期间之内。两被告未能证明涉案保险事故发生于保险责任期间之外,故对其抗辩主张不予支持。综合其它证据材料,判令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向原告适履意贸易(上海)有限公司支付保险赔偿金人民币207909.65元。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未提出上诉,判决生效。
评析本案关于协会A款保险责任期间的争议是由于保险单记载的起运地香港,但未明确相关的仓库或储存处,导致被保险人认为保险责任始于香港发货人仓库,保险人认为保险责任始于香港装船前的储存处。本案的裁判是追溯了制定协会A款的由来而确定了“仓至仓”条款中保险责任始于起运地发货人仓库。然而,在协会A款保险责任期间的规定中,更为复杂的是保险责任的终止点,有待在审判实践中正确理解。
责任期间规定及制定背景协会A款:8.1本保险责任始于货物运离载明仓库或储存处所开始运送之时,在通常运送过程中连续,终止于..1.1在载明的目的地交付到收货人的或其他最后仓库或储存处所;8...2在载明的目的地或之前交付到任何其他仓库或储存处所,其由被保险人用作;8.1.2.1通常运送过程以外的储存或;8.1.2.2分配或分派,或者;8.1.3被保险货物在最后卸货港全部卸离海船满60天,以上各项以先发生者为准。这一规定首先出现在1912年协会货物保险条款中“仓至仓”条款,外加一个单独的“驳船条款”,将海上货物运输保险的保险期间从海上航程扩张至包括两端的内陆、内水和分段海上运送的整个连续的“通常运送过程”,直至到达保单载明的目的地的收货人的或其他仓库。该规定的制定是根据当时贸易发展的需要,要求保险人提供合适的保险期间,以便利贸易商投保,避免不必要的重复保险,或无意中或无法控制中保险失了效。该条款的所确定的保险责任期间放到今天来看,还是非常有前瞻性的。尤其在现代物流业飞速发展的今天,其保险责任覆盖的区段能够减少贸易商关于货物运输的相当部分的风险。
责任期间文义及实质理解笔者认为,协会A款保险责任期间规定的重点在于对整个连续的“通常运送过程”的承保。这里的几个关键字是“整个”、“连续”、“通常”。“整个”是指一个完整的运送过程,包括起点和终点之间的所有过程,一旦脱离了这个运送区间,例如,因航次错误,造成终点不符,则不在保险责任范围内。“连续”是指为到达运输目的地不间断地运输,这一特性反映了协会A款运输险的本质,即其只承保连续运送中可能产生的风险,而对于货物在某一处所长时间停留所产生的潜在风险,不是其承保的范围,因此有8...3的规定。而8.1.2.1;8.1.2.2也体现了这一精神,对于被保险人运送过程以外的储存或者为分配、分派货物而放置于某仓库或储存场所的情况,视为保险责任期间的终止。
“通常”是指以习惯方式运输,沿者通常的运输路线,合理快速地将货物运抵目的地。这里主要针对绕航和延误所产生的风险的归属。根据协会A款的规定,在投保人不可控制的原因造成的延误、绕航、被迫卸货、转运或转船以及承运人有权行使的航程变化期间,均属有效的保险责任期间。
几点问题须注意首先,对于被保险人而言,协会A款保险责任期间所覆盖的保险区间只是针对运输过程的,对于非以通常运送为目的储存都可能造成保险责任的终止。因此,被保险人自主参与运送过程中储存应当非常谨慎。即便遇到类似战争、罢工或天灾也要在规定期限内,即60天内安排货物继续运输或者通知保险人再保。
为避免对保险责任终止点的误解,被保险人可以在填写投保单时,应与保险人就该事项作出较为明确的约定并记载于备注栏内,而不能只记载目的地。
其次,这样事先明确的约定对于保险人而言,同样可以防止风险的扩大。因为在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人要证明事故发生于保险责任期间之外,其举证责任亦较为困难。
因此,在正确理解协会A款保险责任期间规定的前提下,进一步明确保险责任的起止时间,对于保险人和被保险人而言均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冀ICP备12022657号-1
蝉知7.4